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艺术家 > 艺术家语录 > 详情

郭慧庆:守住本心,好好做人,好好做事,一切善缘份相继都会抵达

艺术家语录 发布于:2020-04-11

我听见鸟儿在歌唱:访老乡郭慧庆

处暑节气,暑气尽消,连夜一场透雨,清凉了的整个京城,蓝天白云阳光,都是干净透明的。眼里一派明净,心中一片舒爽,带了这样的好心境,我去画家村宋庄访老乡。

老乡郭慧庆,号茯园主人,是贾广健的大弟子,也是京城小有影响力的画家,头上有诸多光环,但之于我,他仅仅是老乡。

在他乡见老乡,有乡土的心理背景,必然还有更多的气息感应,比如在他的花鸟世界,我听见了鸟儿在歌唱,我看见了花儿在微笑。

老乡的工作室两层楼高,素朴而开阔,其间摆设,古雅品位,杂而不乱,多而有序,我印记最深的,是墙上的古琴,画案上的半幅作品,和散落房间各处在古朴花瓶中活着的枯枝残叶老莲蓬。

我把路边折了的一枝黄花顺手插入老乡茶台的一条铜鱼口内,门口笼中的两只雪鸽在清唱,老乡泡了老水仙,我们喝茶闲语。

我穿旗袍,老乡着灰棉麻,一头卷发顺在脑后,人很帅,也极文艺范儿,聊起家乡和童年,心底的那份却朴实厚重一直在。

每个人的记忆深处,都会有一条家乡的小河,老乡也不例外。他小时极其淘气,摸鱼逮鸟偷西瓜,领着本村孩子去邻村打架,三伏天跳进河里洗澡,三九天长在冰上抽木尜尜,那些捕鱼的网打鸟的弹弓子打架的木枪以及冰上的木尜尜,都是老乡自己做的,他打小心灵手巧。

心灵手巧随了善女工的娘,绘画的天分却来自爱弄墨的爹。老乡说家乡老屋里,他印记最深的就是毛笔砚台毛边纸,以及墙上挂了的两幅工笔画,一幅小猫儿,一幅篱笆牵牛花儿。在老屋的土炕上,他描摹了一本又一本小人书,那是他艺术生命的原点。

离开老屋,老乡并没有马上进入画室,中间他曾当过十余年兵,篮球打得漂亮,也弹得一手好吉他,《爱的罗曼史》《月光》《梁祝》……一曲曲吉他独奏,那些年里曾风靡了一个军营。

难怪我能听到你画中的鸟儿在歌唱。我欢喜道。

丁酉鸡年,几乎每个画家都在画鸡,而让我记住的只有两只鸡:闻章先生笔下会说话有人味儿的鸡和老乡笔下的珍珠鸡。一个大俗,一个不俗,但都雅到了极处。

随后才关注到老乡的花鸟画,他的每一幅画里,几乎也都有一只鸟儿,一只。

那些鸟儿,或安然于枝头,或振翅于林间,或埋头自语,或引喉高歌,或玲珑可人,或拙朴有趣,总之,都像五线谱上的一个音符,在画面上跳跃出美妙的乐音。

那些线条感极强的树枝,错落而有序,就是五线谱的节奏了。当鸟的音符在那些五线谱上跳跃、歌唱,我似乎看到了吉祥的鸟图腾。

是的,老乡画里的那只鸟,不是八大那只翻着白眼儿看世界的鸟,是一只安详和悦欢喜具足的鸟儿,那只鸟儿,一定在老家村后的老枣树枝头栖过,也一定在家乡小河边的老槐树上唱过,甚至,在老乡的弹弓子下,折翅过。

如今,老乡身在京都,长发布衣,喝宋聘,跳国标,听古琴,居宋庄,做了清华美院的导师,但是,骨子里,老乡一举手一投足,无意识流露的都是家乡记忆。

我曾经看过老乡画的《故乡的小河》,一只小小鸟,一棵大大树,一条长长河,那是一个人的生命胎记。

获过两次全国大奖后,老乡走到了贾广健先生的身边,这是他艺术命运的一个转折点。

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齐白石老人的这句话振聋发聩,但是仍有很多人难脱藩篱。

贾广健先生是有智慧的先生,老乡是有智慧的弟子,先生教得不遗余力,弟子学得得其真髓,核心所在,不在技法,不是风格,而是中国画最根本的精神气质、文化品格、人性魅力。

老乡人实在,心明净,悟性也高,他活在天分和勤奋之间。世间用功,大致可分三种:聪明人用活功夫,笨人下死功夫,聪明人下笨功夫。艺术之路,大抵只垂青聪明人下笨功夫,没有天分白折腾,只死用功难有成,老乡从来就知道自己该怎么走路。

贾先生说:画画,缺什么补什么。老乡说:这理儿好明白,缺功夫练线条,缺格调多读书,缺古意临宋元。老乡活得明白,从不跟着圈子的热闹走,当别人一心浮躁被名利牵住了鼻子,他却安住了心。

师法古人,深究传统;师法造化,感悟自然;师法自心,跟着心走。每一个有追求的画家,几乎都走一条相同的艺术之路,老乡也不例外。智慧是条活路,否则写生也能写到绝路。自小在田野上撒欢儿的老乡,亲近过家乡的每一朵花儿,每一根草,每一棵树,每一只鸟儿,这是写生的永恒生命源流。当了画家,做了导师,老乡也经常写生,只是他的写生有更为开阔的意义,作为一个深爱大自然的人,写生,不过是他和一花一鸟在一切时空里的一次又一次重逢。这样的重逢,有深情,有感动,有生命深层的契合,有天人合一的律动。他把这样的重逢,像作家用文字表达一样,用笔墨用色彩记录,感受永远是新鲜的,他的记录也永远不会重复。

从心出发,在一次一次和古人的重逢中,在一次一次和大自然的重逢中,他日渐形成了自己的绘画语言:古雅幽微,明净舒展,淡远宁静,太极气韵。

闲聊中,我们曾谈到了最好的生命状态,那就是:无我无为,无边无界。这种松和的生命状态,才是和天地宇宙融为一体的最佳生命状态。此时,才会深悟“与天地精神独往来”的美妙。写作,书法,绘画,一切艺术的交汇点也正在于此,这是个活泼泼圆陀陀的方向。

老乡说:守住本心,好好做人,好好做事,一切善缘份相继都会抵达。这让我想起了古人那句: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。其实,老乡算的上是一个单纯简单的人。但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上,他几乎没有吃过亏上过当,他说自己福大命好,自号茯园主人,也有“福”的意思在。

我也是个简单单纯的人,如果让我代言,我就会说:一切回到心的根本,越纯越净,越宁越静,越感越通,越灵越慧,越和越美,越美越好,此之谓高纯度高质量也。

但世间人,不是不努力,很多时用错了功夫,把复杂当深邃,把情绪当魄力,把我执当责任,稀里糊涂活在颠倒梦想里。

当人把外求的视线拉回到自己的心,一切从心出发,善用心,写生时眼里不是单纯的花花草草,而是自然生命天地精神,画画时眼里不是笔墨色彩,而是心灵、精神、文化人格的投射,写作时,眼里不是文字词藻,而是一层一层叠加的生命意思。喝茶时也是啊,一杯大红袍,不是只有岩谷花香,还有山野的气息,还有泡茶人气定神闲的气韵,还有品茗者以茶悟道的妙致,还有说不尽的美妙,或者什么也没有,大脑空空,云烟俱净,也是大美。

此时,已是午后光阴。笼子里的雪鸽歇息了,只有老乡画里的鸟儿在歌唱,我瞥了一眼墙上的古琴,说:你学学古琴吧。

吉他,古琴,都是一个人的独奏,都是向内弹,谈给自己听的。梁漱溟说:中国文化是内向的,内向的,才是内养的,才真正养心。

老乡说其实至今不敢自称画家。晋的风韵 ,唐的气度,宋的精微,元的逸致,自然三生三世也学不尽。近代大师的博大精深,也会让人把自己低到尘埃里。一次老乡在中国美术馆看潘天寿画展,被那风骨气势,深深震撼。到了楼上,又看了馆藏的任伯年吴昌硕的两张小画,顿然感动得浑身战栗。在这些大师面前,谁敢称自己是画家呢?

做不了大师,却可以做一个更好的人啊!用修行的心态做事,追求本心圆满,成不了大师,也可以让自己越来越好的。

关于作诗,陆游说:功夫在诗外。其实一切艺术门类,莫不如是。老乡画画,立足根本,在工笔的精微和写意的舒展中,找到了自己工兼写的最舒服的创作状态,又注重精神气质、文化品格、个人修为的深层滋养,由术入道,用道修术,用道统术,这不就是功夫在画外吗?

我一直倡导各个艺术门类串串门儿。一个写作者,可以用音乐、绘画、书法等等滋养自己的文字,一个画家,也可以用文学、舞蹈、音乐等等滋养自己的笔墨。万法归一,一切唯心造,如果能修得一颗圆满的心,一切的一,一的一切,都会在这里找到终极归宿。

到那时,正如东坡居士所言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如此安然,你也会听到画里的那些鸟儿在歌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