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艺术家 > 艺术家语录 > 详情

吴泉棠:《 满园春色锁不住 我需扬鞭自奋蹄》

艺术家语录 发布于:2020-04-11

成功,会令每个当事者兴奋。进而,鼓励其进一步努力,在前进的道路上继续,并取得更加辉煌的成绩;也有人,会沉迷于既有的成就,从此止步不前并逐步沉寂;也有人,会因种种现实状况,无法排解,陷入深深的困惑。

8f1a5303acd0430eb17cf39ad21157c1.jpeg

吴泉棠

著名画家吳泉棠,在绘画表现技法中,挖掘,承接,发揚了重彩在乡情画中的运用,独创出”重彩乡情画"派,踏踏实实地走出一条自己的路。成功,本是实至名归。可是,在现实中,他却深感困惑。

时下,当笔者再次走近他,见到他时,从他惊愕的眼神中,我读出那满眼的疲惫,委屈与无奈。

7596558191f746cab7782348400d5fff.jpeg

吴泉棠《夏日情愫》

"重彩乡情画,是我的心血",他开口说到。熟人相见,免去了寒喧,直接、坦诚,开门见山。

十几年的探索、奋斗,他总算能从专业领域,找到一条回报家乡父老的路一一用重彩乡情画,来表现他们的生活,记录他们的现在与过去。他的画图中,每一间白墙黑瓦的古式徽派建筑,都曾有过一段生动的故亊;当年的树苗,今天己成参天大树,树荫下纳凉的人群,就有他儿时的玩伴;而他们身旁打闹嬉戏的孩童,就是他们当年的缩影,现在却己换成他们的后辈。当年的牛、羊、鸡丶狗虽已不复存在,可现在重现的一切,仍然是那样亲切,那祥熟悉。在坍塌宅基上新建的民居,仍残留着徽系建筑古韵,一棵棵古树四周的新苗,还是会吐每个年代相同的翠绿。那方水塘,那条石溪,还有旧时村中的卵石小路,虽然有的今天己灌筑水泥……一切却还是那样亲切,还是那么熟悉。当他将这一切植入画中时,倾注的正是他滿满的激情和游子对家乡的眷恋……

"我有点名气了,电视采访我,专题报到我,画展邀请我,出国参展,游学,随访……看起来也全非是好亊。"他说。

7ad8ba08ec8541eb89ecddfddad585f9.jpeg

吴泉棠《村头古韵》

的确,他是在用画笔回报社会。一张张重彩乡情画热情地沤歌着新时代丶表现着新农村的变化风貌,带动着人们探古访幽,回归自然的休闲旅游热潮,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,取得相当社会效益。作品除了引起本国各级政府赞赏、珍藏,同时也被包括世界的一些政府和更多艺术馆及名家收藏。重彩技法与古系徽派民居建筑结构的巧妙结合,浓浓乡情表现,也开拓出绘画界的又一片新天地,其学术价值同样也引起学术界重视,受到不少专家、学者肯定、点评。作品面世,无论收藏、欣赏,对业内外专家、学者丶藏家或广大普通民众,都曾带来一阵阵冲击与震撼。严谨的构图丶娴熟的技法,再配以独自开拓的重彩艺法表现,不仅用绘画的美,打动着观赏者,更是在用作品的内涵,去触动欣赏者的心灵;是在用情,去撬动更多游子的灵魂,并引起共呜。进而,在美的享受中获得精神寄托和灵魂皈依。

04b28acef9f34a0aac1507b85043c860.jpeg

吴泉棠《喜悦》

"现在,你在书画市埸上,还能看到我的作品吗?"他问我。我没有马上回答。

原来,吳泉棠的重彩乡情画一经问世,便以他的独创性引起不小震动。他把新农村的自然美与徽派古建筑结构的美,巧妙结合,将儿时的风情与现实中对乡恋的情感寄托,合理安排,融入画中,让每一幅绘画作品都充满激情,流蹚着鲜明的时代生活气息,既含"土"的野趣,又有"洋"的章法,既有古法传承,叉有"学院派“的画风。让你身临其境,可读丶可想、可忆、可寻,不忍离去。就连他的花鸟作品,也成为市场热买品。可是,一段时间之后,仿他的"山寨"品大量湧入市场,书画市场的"铜臭"味越来越浓,"流水作业","捉刀代画","打包倾销"……不一而足。神圣的艺术创造,变成了工匠制作,灵魂美的艺术殿堂,成为江湖地滩货的赌场。在神圣的绘画艺术殿堂上,他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。在时下混乱的书画市场上,是随波逐流,迎合俗品滥作充斥,以收益满足自身需求;还是洁身自好,闭门创作,用来安慰被"山寨"作品伤害的灵魂?他无法阻止丶改变这种现实存在,委屈挫伤了他的创作激情,他的面市作品锐减。同时,他也从中发现一个奇怪现象,他的创作面市越多,"山寨"品也跟着"水涨船高"似地增加,相反亦然。这种”混水摸鱼"的现象,让他顿悟:要想真正净化市场,保护艺术殿堂的圣洁,唯有牺牲个人利益,少出、甚至在某一时段不出作品,让那些"山寨"品与操纵者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……

c9459debe9934774ac776f6b0436e4c4.jpeg

吴泉棠《岁月记忆》

我也从中找到他提问的答案:目前吳泉棠作品己一画难求了。

但是,一个知名画家,难道就甘愿投降这种污烟瘴气的艺术潮流,放弃自己一身鍾愛的艺木梦想和追求吗?特别是今年,他以骄人成绩荣豋《胡润艺术品》拍卖榜后,他看到了自己的社会和历史责任。进一步理解"艺术创造是民族的丶更是世界的"。记录的是时代风貌,反映的却是时代历史。

1ebb4ca2a85e43f1aebff647dd4a38bb.jpeg

吴泉棠《踏春图》

“满园春色锁不住、我需扬鞭自奋蹄"。他摒弃了委屈与无奈,为自已再次找出一条发展之路,决定再次探索、学习,让自己的艺术素养进一步积淀、升华。从此,他推掉每日数个应酬及文化公司要画约谈,委婉拒绝了不少的画商朋友与求画朋友乃至亲人求画要求,也拒绝了全国大量的展览邀请函,再次进入绘画理论学习和范本临摩,从传统中补充营养;无数次往返安徽黄山,江西娈源,浙西家乡,这里有大量徽派民居古建筑,也是徽系文化发源之地,是他艺术生命的启航之所。他要继续在这里采风,写生,冶炼思想丶净化灵魂,他计划在这塊艺术的风水宝地建立画家村,个人美术馆,以利为徽派文化的艺术传承储备力量与历史遗存。……

看着他神彩飞扬的样子,听着他侃侃而谈的声音,我知道,一个洋益着生命活力的画家回来了。哪么,他的精品画作再次面世,离我们还会远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