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艺术家 > 作品推荐 > 详情

胡正伟

作品推荐 发布于:2020-04-18

【艺术简介】

胡正伟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画学会理事,国家民族画院副院长,中国水墨画院专家委员会专家,宁夏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,宁夏书画研究院院长,国家一级美术师,作品参加全国第六届、七届、八届、九届、十届美术作品展,并获“黄宾虹”学术成就奖等奖项五次,1982年研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卢沉人物画班。作品《苏武牧羊》被中国美术馆收藏。作品《塔塔尔族》2005年搭载“神舟六号”邀游太空。作品《大漠驼铃》2007年搭载“神舟七号”邀游太空。

a2acb7b2ef7942209a1c8ddbfae74056.jpeg

《法国写生》

ff32727e309344bd9dca06f20744a2b5.jpeg

《法国写生》

瞬间与永恒 互动与凝聚

——胡正伟的中国画艺术

文/徐恩存

在当代中国画坛,胡正伟以专注于西北边塞题材的创作而闻名,他以个人的风采、娴熟的技巧、主题的专一、才思的敏捷、情怀的浪漫,展示了古往今来西北边塞地区的人与历史、人与自然、人与现实的诗意图景,形成了他独具特色的形式与语言的风格特点。

作为西北地区成长起来的画家,早期,他便以西北边塞题材的中国画创作,步入画坛,数十年来他矢志不渝、持之以恒,用笔墨、意象、诗性、境界,展示了西北边塞自然风光的苍凉、浩瀚、广漠与浑茫,以及西北边陲儿女的强悍、勇敢、坚韧与刚毅的形象、性格与胸怀,并由此而产生出特定的情感传达与境界营造。

2ec90da44d09422a912137ffb52b5106.jpeg

《希腊写生》

a49a9ee3c38a404fb8563a3e7865e751.jpeg

《希腊写生》

胡正伟的绘画,极重整体的气势表达,不论鸿篇巨制,还是咫尺小品都十分重视章法与布局,因此,在数十年的创作中从未离开西北边塞题材,都在疏密与虚实中,构筑了给人耳目一新的画面,颇具“气之动物,物之感人,故摇荡性情,形诸舞咏”的韵致与风神(钟嵘《诗品》);细读作品不难发现,在画家作品中,两大意象与要素——人与物无不是在虚实疏密中,展示为静与动、大与小,黑与白的构成或依存关系的,并在意象的点、线、墨、色表现中,以倾斜、切割的画面走势和浓淡、干湿的笔墨,营造了开合聚散的画面气势;譬如马上骑手、骆驼上的牧人,乃至出塞的蔡文姬、王昭君与张謇、苏武、班超、霍去病等历史人物,以及当代西北边陲的军人、青年男女与农民等,都体现为一种动态之势,并在人物意象的形态选择中注入“气,志气也”的内蕴;尽管,画面中也有悲凉、忧郁,但在总体上通过动静、虚实、黑白的掌控与演绎,以笔与墨的灵性呈示,在生生不息中,把目标指向“天地之道”的大美,进而呈现为“气伟而采奇”的刚柔相济的写意图景。

e268f1eb237d4e6f8b40c34b48c6b372.jpeg

《新疆写生1》

9e7829bf03cc40df8244c1eb64891561.jpeg

《新疆写生2》

80455f6da575418a87753efe292a1052.jpeg

《新疆写生3》

特定主题与特定气势,在画面中相得益彰,互补互渗,使之在理势、情势方面着眼于内蕴,成为“质”的体现;而构势、笔势方面,着眼于意象的形态、形式,成为视觉的和谐体现;显然,在画家的作品中,他善于运用水墨艺术的动静、虚实、刚柔、阴阳之间的对立统一,并在书写、演绎、幻化中完成了“天人合一”法则的构建。因而,它的和谐一致与典雅风格,充溢着鲜明、浓郁、强烈的文化精神与浪漫诗情,并完成瞬间与永恒在有限空间中的互动与凝聚。

笔墨是中国画的语言,在某种程度上,它也是形式意味的表现;胡正伟的许多作品在表现古人心境的悠远感与慷慨悲凉的诗意时,以及表现今人精神信念的坚毅与生命活力的阳刚之美时,都体现为一种精心巧构的笔墨智慧与笔墨技法的匠心独运。

fb1deb5234bb4400963cc9e238bc5b56.jpeg

《摩洛哥写生1》

c613f83917374978a568d7c0ad071131.jpeg

《摩洛哥写生2》

在相当程度上,胡正伟的笔墨运用属于小写意,点线、墨色都建立在对立统一的生命模式上,在浓淡、干湿与虚实、动静之间漾溢着人格和自然的“一气流通”的综合性,暗示着历史与现实的沟通,隐喻着瞬间与永恒的完美统一,并在这一互动与凝聚的过程中,强调主客体的互融感受和体验,因而,其笔墨是灵动、洒脱的,且富有生命精神,点线则在情绪化的运用中贯穿着西北边陲精神的爽朗、劲健与游仞有余;画家笔下的小写意手法,在以情舍理的运用中,灵活多变,在流畅中不失起伏跌宕,在夸张中不失典雅意趣,在率性中不失章法……;不论是画边塞驼铃,还是戍边武士、亦或是出塞汉女、还是世纪之交的当代英雄儿女,之所以能在不同氛围、情境中产生审美张力与感染力,乃在于其笔墨的“理实气充”与抒情品格,这是独属于胡正伟的笔墨抒情的生命情调的展示。

c2bbcdb1bf11402ca12d6be9a4a158b1.jpeg

《摩洛哥写生3》

c6abfd2ff6cd44c8adb95fa729d92e46.jpeg

《摩洛哥写生4》

小写意用笔用墨的适度严谨与不过分的夸张变形,使胡正伟作品中的意象,在“似与不似之间”定位,因而,他的人物意象在不媚俗与不欺世中而为人们喜闻乐见,并在笔墨、点线的特定节奏、韵律与力度的表现中,形成一种飘逸、洒脱的灵动与率性,人与物因此在浑然一体中,渐入佳境,作品中展示的却是古往今来的“天人之蕴,一气而已”的高蹈境界——即瞬间与永恒皆在此一空间中尽显单纯与丰富、多样与统一。

西北边陲风情与人物,作为创作主题,是历代画家所心仪与倾慕的。胡正伟生于斯、长于斯,长期生活、工作在那里,作为艺术家,他以终生之志诠释这一主题,并由此产生诸多令人耳熟能详与喜闻乐见的作品,在当代画坛上,是难能可贵的。

edb879509d0b42f6acc34f30012112a5.jpeg

《山东崂山写生1》

1c1be21052254387937508823374cc66.jpeg

《山东崂山写生2》

他笔下的古代人物与当代现实中的人物,皆因形神兼备而生韵生动,“气厚则苍、神和乃润”,没有人生的历炼、文化的积淀和精湛的技巧是难以达到如此艺术高度的;因为,画家的艺术已非外部表象的直接描绘,而是以神写形、以虚写实,在旷远悲凉的意绪中折射出回望历史、关注现实、瞻望未来的情怀。

在对现实、对历史、对自然的思考、感受与体验中,胡正伟不断锤炼着自己的艺术,而走向成熟的过程,也是“返回艺术本质”的过程,因此,在更高的层面上,他放弃了很多驾轻就熟、约定俗成的东西,更倾心于原创性和活力四溢的精品打造,他的目标始终是:表现大美。对此我们充满热切的期待与厚望!

91e34896ed9140c7af824cedec9dc92e.jpeg

《山东崂山写生3》

2e5e6e904f234d46b31eb5e09c6edb04.jpeg

《台湾写生1》

173cc89ee3094db2bfc89c3132e90b29.jpeg

《台湾写生2》

cf44a7b6cab64cc9926b64898c9725f0.jpeg

《台湾写生3》

112c6f936db64fe5906d45588a5e0547.jpeg

《山西写生1》

660f62362d1647fd853a03fb94a3fb7d.jpeg

《山西写生2》

036a3939e3d8433db944de580519e87e.jpeg

《山西写生3》

574f8629a5414c13b60f39619a151234.jpeg

《山西写生4》